<rt id="iymuk"><small id="iymuk"></small></rt>
<acronym id="iymuk"><small id="iymuk"></small></acronym>
<rt id="iymuk"><optgroup id="iymuk"></optgroup></rt>
<acronym id="iymuk"><small id="iymuk"></small></acronym>
<rt id="iymuk"><small id="iymuk"></small></rt>
<rt id="iymuk"><center id="iymuk"></center></rt>
歡迎您來到職稱閣,一個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論文發表攻略,期刊投稿征稿的平臺!

熱門文章

中學生價值觀教育現況與問題現狀|| 動物衛生監督執法相關工作|| 網絡虛擬財產民法的保護方式|| 教職工政治理論學習有什么實效性||

政法論文

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

來源:職稱閣分類:政法論文 時間:2019-07-09 10:14熱度: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馬克思的勞動哲學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

  關鍵詞政治語境;勞動;轉向

  勞動是打開馬克思政治哲學之門的鑰匙,構成了馬克思對現代性政治批判的思想基礎和理論出發點。勞動在政治上解放,意味著揚棄私有財產,消除異化勞動,實現人對自我本質的真正占有,從而體現人的價值和豐富性。而勞動哲學的政治本質,則是在一定程度上和最終實現上促使物質生產不再是勞動的根本目的和生存手段,而是通向人的自我需求和自覺自愿“自由王國”的必由之路。重返勞動的政治語境,通過對資本主義體制下勞動與階級斗爭、人的自由和生產過程的重思,有助于深化對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社會的政治哲學理解。

  1內在的“政治轉向”:勞動生產力“蛻變”為資本生產力

  在西方政治哲學傳統中,勞動一向都是被鄙視、忽視的活動,勞動代表了艱辛和勞累,與政治從無關系,連政治活動所限定的價值也沒有。工業革命開始后,勞動從經濟層面得到國民經濟學家重視,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提出“勞動是第一價格,是為所有商品最初支付的貨幣。用以交換這世上所有財富的最初的支付手段,不是金銀,而是勞動,”[1]29從而把勞動作為確定商品價值的普遍尺度。依據國民經濟學家的看法,勞動是所有自然商品的主要價值,全部商品都能夠用勞動來換取,通過勞動分工形成的商品交換,則能夠促進社會財富的公平分配。然而,現實中工人的勞動并不體現為價值標準,他們只能被迫出賣自己的勞動,勞動產品被占有生產資料的資本家所占有。與之相反的是,工人的勞動反而成為一種商品,資本家可以任意購買。在馬克思看來,與其說國民經濟學家們是承認人,不如說是否定了人,他們沒有真正領悟勞動的內在本質,反而用抽象的方式讓資本對工人的剝削變得合理化,這就是勞動的現代性困境,也是國民經濟學家們無法從根基處解決的矛盾。為何會導致這樣的現象?通過對資本主義現代性的深刻考察,馬克思認為,勞動只是被國民經濟學家抽象成為了一般勞動,成為私有財產的本質而已,并沒有體現出具體真實的內容。重要原因就在于國民經濟學家們把勞動僅僅作為一個經驗性的經濟學概念,在勞動的問題上極力“回避政治”,導致勞動對現代社會的批判性內涵被遮蔽了。馬克思認為,作為政治經濟學“對象”的,首先是勞動的“物質生產”。作為一種存在活動,勞動是人類作用于自然界的一種特別形式,通過勞動人不僅僅生產生活資料,更加建構自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是人的本質的自由活動。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馬克思進一步強調勞動不單純作為“一種娛樂,一種消遣而存在,”[2]616而是一種人的自我確證,通過勞動讓人找到了自我生存的價值和意義,創造了人類的歷史進程。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不再是一種有意識的人類創造活動,只能是資本持續增值的工具,勞動的轉變僅僅展現出了資本的發展趨勢而已。實際狀況是,人們“生產的財富越多,他的產品的力量和數量越大,他就越貧窮。工人創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變成廉價的商品。物的世界增值與工人世界的貶值成正比。”[3]267這體現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已然從人們實際生活中脫離出來,成為一種獨立的存在,不再依賴于人的對象世界,成為一種異化的東西與工人相對立。在這個層面上,勞動問題已經超越了國民經濟學家的經濟范疇,成為更深層次的政治問題。通過對資本主義大生產體制的考察,以亞當·斯密為代表的國民經濟學家們并沒有真正理解勞動概念和本質,只是把對財產的占有理解為“有產”和“無產”的對立,在本質上掩蓋了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馬克思一針見血地指出,從資本主義生產中就可以看出:“作為這一過程的真正的結果,應考察的不只是商品本身,也不是剩余價值,……而是生產資本和雇傭勞動,換言之,是再生產勞動和資本的關系,并使之永存。”[4]181在馬克思看來,“有產”和“無產”對立的實質就是勞動和資本的對立,在這一對立之下,勞動從屬于資本,被資本所控制,勞動的一切價值都被資本所榨取,而對立的根源就在于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在私有制之下,這一對立過程逐步表現為勞動向資本的轉化過程,勞動不斷轉化為資本,加快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本身的“再生產”。在這一“再生產關系”下,工人轉讓的是他的勞動本身,通過自身的勞動不斷為不勞動的資本家創造出剩余價值,工人勞動的一切力量都被資本家榨取。從而資本越發達,工人愈加受資本的奴役,社會的兩極分化不斷擴大。從勞動政治的視角來分析,工人的剩余勞動價值被資本家竊取只是一個方面,在更深層次上,“資本生產力”是對人的生命活動的壓抑和扭曲,導致了工人對自己人的本性的否定,“勞動剝削”在政治涵義上就是“勞動壓迫”,勞動和資本對立也體現為一種政治的對立。顯然,馬克思對勞動的政治哲學闡釋超越了國民經濟學所能承載的內容。

  2重返“政治語境”:以對抗異化構建勞動哲學

  勞動和資本的對立不僅導致“勞動生產力”轉化為“資本生產力”,更讓工人的勞動和其本身陷入了異化的境地。隨著資本主義生產不斷擴大,這種異化的程度也在不斷加深,正如前文所分析的,在資本家的剝削之下,工人變得更加貧困和忙碌,他們沒有自由和閑暇,變得越來越憎惡勞動。所以,在馬克思看來,要解決勞動和資本的對立,關鍵是從根本上解決異化的問題。在馬克思看來,異化問題體現出的是資本主義異化的生產邏輯,在這一邏輯之下,人實際上被自己所創造的現代性世界所控制,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與現代科學技術越是深度融合,愈加把人的肉體和靈魂都變成了資本增值的工具,從而現代科學技術反過來加深了現代性世界對人的控制。同時,異化勞動還是形成私有財產的原因,而私有財產則構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基礎。馬克思認為,通過私有財產的中介作用,異化勞動的內在矛盾表現為勞動與資本對立、活勞動與死勞動的對立,并成為人的一種異己的東西,對人的本質、生命和能力要素相對立。導致的后果就是工人喪失了作為人的本質屬性,成為工業社會下自己對象的奴隸,“他首先是作為工人,其次是作為肉體的主體才能夠生存。這種狀態的頂點就是:只有作為工人才能維持作為肉體的主體,并且只有作為肉體的主體才能是工人。”[3]269但是,在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生產邏輯占據絕對統治的情況下,異化勞動最直接的表現——“機器排擠工人”和“技術壓制工人”卻獲得了一種財富增值的正當性。試想,在資本主義社會誰不會為“生產效率”的提升而感到振奮呢?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以及由此產生的生產過程改進,不自覺地加深了勞動的異化,”[5]使勞動異化成為一種普遍的文明現象。在資本的“統治”下,工人勞動的剩余價值被資本家榨干,資本家變得越來越富有,工人卻愈加貧困,越來越抵觸勞動,厭惡生產。隨著資本主義政治經濟制度最根本的矛盾———社會化大生產與生產資料私人占有制的矛盾凸顯,工人在“異化勞動”中不但喪失作為人的主體地位,隨之失去的還有工人的階級意識。正如盧卡奇所寫的那樣,“隨著勞動過程越來越合理化和機械化,工人的活動越來越多地失去自己的主動性,變成一種直觀的態度,從而越來越失去意志。”[6]156當無產階級作為一種異化的主體而存在,他們就會變得對資本剝削習以為常,乃至失去批判能力和反抗精神,成為對資本奴役和壓迫逆來順受的“奴隸”。從而,只有重返勞動的政治語境,通過對勞動的解放喚醒工人的主體意識,構建起工人對抗資產階級、揚棄私有財產和異化勞動的政治哲學,才能徹底超越異化勞動的問題。在此認識的前提下,馬克思運用勞動政治批判來增強工人作為無產階級的歷史本質性。按照馬克思的觀點,假如“哲學不消滅無產階級,就不能成為現實;無產階級不把哲學變成現實,就不能消滅自己。”[7]214也就是說,工人只有在政治中把勞動哲學“變成現實”,才可能“消滅自身”,超越異化的勞動和資本主義經濟政治體制。而站在人類文明未來發展的角度,馬克思進一步認識到,現代資本主義看似更加文明,實則是以更大范圍、更深程度、更為普遍的異化勞動為代價,如果按照國民經濟學家的邏輯,把資本主義的成功看成是新的科學技術對于經濟社會結構的推動,那么對資本主義的辯護就成為一種現實性的科學化的辯護,這一辯護反過來又會加深資本主義文明的“合理性”。因而,馬克思要回到資本主義的生產當中,去揭露資本主義的文明不僅不會給工人帶來福祉,反而掩蓋了勞動本質的異化,只不過是資本主義通過經濟關系和社會關系進一步對工人控制而已。也就是說,要徹底揚棄“異化勞動”,需要從根本上動搖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和社會關系,從生產變革入手來“改變世界”,徹底改變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8]。而這只有通過政治經濟學的批判,以勞動解放來打破工人被資本奴役的人身依附關系,徹底超越“異化勞動”的生產關系,讓聯合起來的工人共同占有生產資料,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才能徹底實現,這樣工人才能進入公共領域成為政治的主人,才能創造歷史。另一方面,馬克思也認識到,勞動(生產)關系是人們交往的基本關系,但這一生產關系的變革不是自然而然的,需要“使現代無產階級意識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識到自身解放的條件”[9]313。所以,對勞動政治經濟學的哲學批判,為的就是要揭示資本主義政治和自由的虛偽,揭露“異化勞動”和商品拜物教的形成過程,讓工人意識到資本主義剝削和欺詐的本質,進而“把哲學當作自己的精神武器”[10]16,用暴力革命推翻現存的不合理的生產關系和生產所有制,徹底超越異化勞動。所以,馬克思通過政治和哲學話語中解釋了勞動的“經濟術語”,解決了國民經濟學家無法回答的“經濟事務”。實質上,馬克思認識到,只有讓工人在勞動政治上解放,獲取一定的政治資源,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和最終實現上,促使經濟領域中的物質生產不再是勞動的根本目的和生存的手段,讓勞動超越經濟的必然性,成為通向自我需求和自覺自愿“自由王國”的階梯。

  3超越“傳統政治”:以“人的解放”回歸勞動哲學本質

  對資本主義社會中人的異化和勞動異化進行批判后,就要回答如何讓工人真正獲得解放的問題。傳統的資本主義政治解放是現有世界范圍內的一種解放形式,但這還不是人類最徹底的、完全的解放。單純的政治解放只是把國家從宗教中解放出來,把市民社會從國家中解放出來,并沒有把工人從勞動中解放出來,這種普遍的政治解放本身就是虛偽的。實際上,在資本主義社會體制下,工人的生產資料為資本家所占有,被迫以勞動“獲得的回饋”進入資本主義市場,通過消費以維持自身的生存和需求,只是作為一種商品參與資本主義市場的交換過程。這一過程中,工人表面上進入了資本主義的政治公共領域,擁有政治話語權的恰恰是占有生產資料的資本家。在喪失了其自身自主性的前提下,工人實際上并不具備參與政治的能力和閑暇。他們不僅在經濟上被資本家剝削,在參與社會政治的建構中同樣處于被剝削的命運,并沒有真正的自由可言。另一方面,資本主義政治解放并不能帶來人的全面自由和發展。在資本生產的過程中,工人只是作為大生產中的一個環節,不是在“創造”產品,而是把具體的、有價值的勞動變為不屬于自己生產資料的一部分,他們通過勞動創造了生活的世界,同時又被這個世界所支配,被勞動產品所支配,根本無法通過勞動讓自己成為全面發展的人。所以,馬克思超越了西方傳統政治解放人的邏輯,不是從單純從政治解放來談人的解放和自由問題,而是從政治的解放上升到人的解放來徹底回應異化的困境。西方政治哲學傳統觀念中充滿了對勞動的忽視和誤解,認為自由與勞動是對立的。只有擺脫勞動的人才可能享有自由、完整意義的政治生活。但是,馬克思恰恰相反,他認為只有在勞動中才有可能追求人類全面自由,實現人類解放和人的全面發展。在馬克思這里,勞動與政治緊密關聯,恰恰表現為勞動是通向自由之路,而不是自由的條件,是必然性和自由之間張力的解決。勞動生產引發了以商品交換為主的經濟形式,促使人們去進行交換物質資料,不僅“確立了主體的平等”,而且確立了自由。從勞動政治的語境來看,真正的自由應該是讓勞動者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不再受制于“自然的必然性”,并且有“閑暇”去從事政治實踐活動,這樣的人才是完整的人、全面的人,因而也才是真正自由的人。所以,馬克思認為,勞動和自由要達成政治的內在統一,就必須通過勞動哲學揚棄私有財產,把“異化勞動”揚棄成為“自由的、全面的”本真的勞動,成為工人個性得到自由發展、徹底得到解放的條件,這也是馬克思“自由王國”的政治價值所在??偠灾?,“人的解放”是終極的價值目標,是“符合人性的復歸”,但必須要以勞動政治解放為前提,沒有對“異化勞動”的超越,不可能把人從自私自利,充滿剝削和壓迫的資本主義體制中解放出來,也不可能把人從異化的狀態中解放出來,“只有當人認識到自身‘固有力量’是社會力量,并把這種力量組織起來。只有到了那個時候,人的解放才能完成。”[3]189。此外,追求“人的解放”的政治路徑,恰恰凸顯的是馬克思勞動哲學的政治本質,就是要結束“由物役性的自然必然性和經濟必然性支配人類主體的歷史”[11],以及對必然王國中勞動必然性的徹底揚棄,以對產生異化勞動、強制勞動的私有制的揚棄,讓勞動回歸其本質,成為內在目的和手段相互統一的人類活動,成為讓人的世界和人的關系回歸于人自身,以及人類通向真正自由的自我確證。

  參考文獻

  [1](英)亞當·斯密.國富論[M].章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2.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

  [5]劉余勤.異化的現代社會與資本奴役之路———以馬爾庫塞“單向度的人”為視角[J].東華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4).

  [6](匈)盧卡奇.歷史與階級意識[M].杜章智,任立,燕宏遠,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9.

  [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8](法)F.費迪耶,等.晚期海德格爾的三天討論班紀要[J].丁耘,譯.哲學譯叢,2001(7).

  [9]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11]張一兵.馬克思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轉換的理論真諦[J].哲學研究,1994(8).

  作者:劉余勤 單位:同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東華大學學生處

本文由職稱閣首發,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

文章地址:http://www.592mir.com/zflw/13201.html

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相關論文:

2019-08-20馬克思主義原理概論教學現狀及對策
2019-08-14黨建與思政教育工作的協同創新對策
2019-08-08文明養犬行政執法力提升的制度
2019-08-06道德教育社會學思想的啟示
2019-07-30值班律師制度法律論文范文
2019-07-26道德與法治課堂的教學效率
2019-07-20思想政治理論課改革創新
2019-07-09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
2019-07-06中職生遵紀守法意識的培養途徑
2019-06-29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實踐教學

上一篇:中職生遵紀守法意識的培養途徑
下一篇:思想政治理論課改革創新

馬克思的勞動哲學轉向及本質相關期刊:

職稱閣首頁| 初級職稱論文發表| 中級職稱論文發表| 高級職稱論文發表| 職稱論文發表范文| 評職稱期刊大全| 網站地圖
兴安盟| 新乡| 海北| 恩施| 临猗| 厦门| 毕节| 广西南宁| 迪庆| 清远| 白沙| 金昌| 韶关| 安顺| 山东青岛| 荆门| 清远| 嘉善| 河源| 晋中| 宁波| 铜仁| 崇左| 茂名| 德州| 梅州| 许昌| 和田| 淮北| 淄博| 保定| 克拉玛依| 中卫| 黔南| 绥化| 正定| 鄂州| 临沂| 扬中| 海东| 新泰| 万宁| 大连| 黄山| 泉州| 正定| 黔东南| 甘肃兰州| 长垣| 南通| 南平| 安阳| 毕节| 宁夏银川| 河北石家庄| 惠州| 博罗| 湖南长沙| 邹城| 阳江| 四川成都| 河北石家庄| 三明| 曲靖| 保定| 德州| 天长| 佛山| 迪庆| 防城港| 图木舒克| 淮北| 唐山| 金坛| 河源| 阿里| 日照| 青海西宁| 正定| 固原| 襄阳| 丹阳| 黔西南| 张家口| 张家界| 乐山| 新沂| 馆陶| 涿州| 淮北| 万宁| 基隆| 营口| 济源| 清远| 丽江| 宁德| 五指山| 哈密| 海西| 承德| 吉林长春| 万宁| 牡丹江| 佛山| 张家口| 中山| 濮阳| 防城港| 醴陵| 高密| 甘肃兰州| 万宁| 铜陵| 林芝| 邯郸| 三亚| 鹤岗| 黑龙江哈尔滨| 苍南| 威海| 果洛| 商丘| 长垣| 防城港| 晋中| 乌兰察布| 盐城| 莱芜| 梅州| 那曲| 嘉峪关| 吐鲁番| 阿拉尔| 吉林长春| 章丘| 高雄| 阜阳| 曲靖| 吉林长春| 邢台| 沭阳| 襄阳| 石嘴山| 灌云| 三门峡| 保定| 宿州| 巴音郭楞| 宿州| 温州| 张掖| 肥城| 常德| 邹城| 启东| 安徽合肥| 濮阳| 巴彦淖尔市| 安徽合肥| 延边| 邢台| 邳州| 盐城| 葫芦岛| 仁怀| 烟台| 鄂州| 包头| 馆陶| 安吉| 柳州| 六安| 宁波| 大丰| 喀什| 云南昆明| 如皋| 邳州| 三门峡| 钦州| 澄迈| 鹤壁| 宜都| 如东| 十堰| 德清| 恩施| 盘锦| 盐城| 南京| 泰州| 厦门| 马鞍山| 昌吉| 石狮| 来宾| 赤峰| 昭通| 中山| 垦利| 景德镇| 平顶山| 丹阳| 天长| 抚顺| 丹东| 陇南| 南安| 漳州| 桓台| 章丘| 上饶| 宁波| 包头| 海宁| 眉山| 辽源| 温岭| 遵义| 武安| 赣州| 儋州| 榆林| 昭通| 瑞安| 无锡| 常州| 桐城| 黑河| 正定| 巴中| 东营| 遵义| 阿坝| 阿拉善盟| 恩施| 保定| 那曲| 德阳| 葫芦岛| 铜川| 眉山| 乌兰察布| 安顺| 赣州| 嘉善| 日照| 绵阳| 汉川| 亳州| 娄底| 包头| 朔州| 钦州| 靖江| 慈溪| 武威| 临海| 泸州| 乐平| 玉环| 东阳| 庄河| 丹阳| 江西南昌| 景德镇| 台北| 连云港| 玉环| 莱芜| 鹤岗| 顺德| 昌吉| 简阳| 玉环| 齐齐哈尔| 桐城| 赣州| 驻马店| 平顶山| 抚州| 滁州| 黄山| 贵州贵阳| 齐齐哈尔| 景德镇| 柳州| 平潭| 河南郑州| 滁州| 汉中| 白山| 图木舒克| 青州| 安徽合肥| 葫芦岛| 防城港| 红河| 安阳|